<noframes id="p9vrn">

    <address id="p9vrn"></address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p9vrn"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p9vrn"></address>
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環球傳媒網>快訊 > 正文
          周志軒:如何用持股平臺解決控制權丟失?
          2021-09-10 16:45:16 來源:搜狐 編輯:

          人才、資金、資源是企業發展成長過程中必不可少的要素,三者能否達到衡統一,是企業穩定運作和可持續發展的關鍵,但這往往也是企業經營中的難點。

          對成長型企業來說,如何才能達到既能融到資金,又可整合資源,還能留住人才?股權怎么分配才能分利不分權?博得世紀董事長、博得創富董事長周志軒,結合博得輔導和培訓的案例,就“成長型企業如何利用有限合伙企業持股臺保護控制權,優化不健康的股權結構”做了深入的解讀與分享。

          01 創始人的控制權是怎么丟失的?

          桔子酒店創始人吳海曾說過一句話:“創始人只是公司的代孕媽媽,而投資人才是公司真正的母親。”這句話說出了很多公司的心酸,新浪的王志國、餓了么的張旭豪、俏江南的張蘭等在內的多位知名企業創始人,都曾因股權結構的種種問題被踢出局。

          博得曾輔導過一家技術型公司。這家公司的創始人想引入一位研發總監,對方愿意從某大廠過來,也同意薪酬比在大廠少,要求是獲得20%的股權。

          從研發總監個人角度出發,要求算是在情理之中,但創始人有點犯難:

          ● 如果給研發總監20%的股權,其他高管怎么分配?

          ● 融資后自己的持股比例不足51%怎么辦?

          ● 如果研發總監創造不了業績,股權怎么收回來?

          于是,這位創始人找到博得,希望幫助他順利引入這位研發總監,同時避免股權過度稀釋和股權收不回的問題。

          因為公司是有資本運作規劃的,所以我們首先明確了公司未來的資本規劃與基本要求,在雙方達成共識的基礎上,再通過薪酬機制設計、激勵方式優化和持股臺設計等全套工作,最終幫助公司成功引入人才,也保障了創始人控制權安全。

          這家企業創始人的困惑,也是很多成長型企業經營過程中的痛點:

          ● 企業獲取資金、資源和人才的成本越來越高。當企業估值較低,進行股權融資和股權激勵時,創始人就容易過度稀釋,從而失去控制權;

          ● 創始人對資本規劃認知不全面,在股權設計和運作時容易埋下隱患。

          02 如何預防控制權丟失?

          保護控制權,有“股權生命線”、“有限合伙持股臺”、“通過公司章程和AB股”等方法。其中,“有限合伙持股臺”主要通過合伙協議授予普通合伙人100%投票表決權的方式保護控制權安全。

          假設A公司創始人持股60%,小股東持股40%?,F計劃對3名高管實施股權激勵,激勵總額為20%。如果行權時授予公司實股,那么股權結構如下:

          ● 創始人持股比例為48%(同比例稀釋20%,即60%*(1-20%)=48%)

          ● 小股東持股比例為32%(同比例稀釋20%,即40%*(1-20%)=32%)

          ● 3名員工持股比例總額為20%

          在沒有協議保護的情況下,創始人的持股比例和投票表決權均低于51%,則意味著公司無最終決策人,不僅影響公司經營穩定,進行股權融資或資本運作中也會面臨較大阻力和風險。

          為保護控制權,創始人可以提前設立有限合伙企業作為公司內部激勵的持股臺,自己作為持股臺的普通合伙人(GP),高管作為持股臺的有限合伙人(LP)。在激勵行權時,給高管的并非公司實股,而是有限合伙持股臺的股份。

          由于普通合伙人(GP)可擁有持股臺100%的投票決策權,所以行權后大股東的持股比例仍然是48%,但其實際表決權比例是68%(自有48%股權比例對應的表決權+有限合伙持股臺20%的表決權)。這樣一來,既保護了大股東的控制權,也保障了高管的權益,同時不影響后續融資或資源引入。

          不僅是內部激勵,當企業用股權招攬外部人才,引入個人財務投資人,綁定上下游合作時,也可以用同樣的方式設計。要注意的是,持股臺的設立和管理需要符合相關規定。

          03 已經丟失了控制權怎么辦?

          前文主要從如何預防控的角度談到了創始人的控制權問題。但有些公司在創始階段股權結構就已經不太合理,甚至已經沒有實控人,該如何通過有限合伙持股臺解決控制權問題?

          周志軒老師分享了博得輔導的另一個案例。

          B公司3名股東的持股比例都是33.33%。公司日常經營由Z股東負責,而重大決策由3人投票決定。

          恰巧,有投資機構想要投資這家公司。面對股權均分和沒有實控人的問題,投資機構對于后續的權益保障比較擔心,于是要求Z股東收購其他股東股權實現控股。

          投資機構的進入對公司估值和發展都是重大利好,放棄融資無疑會錯失提速發展的好機會。但收購股權會面臨三個問題:其他股東是否愿意、股權定價、資金壓力,這讓Z股東非常為難。

          為此,Z股東找到博得,希望協助解決股權比例問題,幫助公司順利融資。

          站在投資機構的角度思考,收購股權只是一種手段,投資機構關注的其實是投資后Z股東能確保經營方向準確穩定,保障投資收益。

          根據B公司的情況,我們建議股東現有持股比例暫不調整,三人共同成立新的有限合伙企業作為持股臺并控股,由Z股東作為有限合伙持股臺的普通合伙人,各股東各自將自己的部分股權移至有限合伙持股臺。這樣設計有以下好處:

          ● 所有股東權益均不受影響,保證了股東團隊和公司經營穩定;

          ● 規避股權收購的資金和稅收壓力;

          ● Z股東成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,滿足了投資機構的基本要求;

          周志軒老師認為,盡管調整過程中會產生稅收和其他費用,但通過導入稅收洼地資源、優化流程和步驟等方式,可以有效控制成本,相比股權收購,實際成本會大大降低。

          如果公司著急成立持股臺,或暫時找不到稅收洼地資源,也可以考慮先在當地成立持股臺,再將公司注冊地調整至稅收洼地。但各稅收洼地政策對行業選擇和有效期都有要求,因此提醒各位及時了解最新的政策動態。

          04 好的股權設計要以終為始

          從上述案例分析,不難發現,公司在發展的過程中雖然不一定會引入投資機構,但從一開始就做好資本規劃,“以終為始”設計股權架構,可以少走很多彎路,而創始人完全有條件提前做好風險防范。

          資本市場和政策對控股權和持股臺設計的要求非常明確和詳細,包括實際控制人要求、持股臺數量和股東要求、資金流水和實繳要求等,都可供創始人參考。

          免責聲明:市場有風險,選擇需謹慎!此文僅供參考,不作買賣依據。

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版權和免責申明

          凡注有"環球傳媒網"或電頭為"環球傳媒網"的稿件,均為環球傳媒網獨家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"環球傳媒網",并保留"環球傳媒網"的電頭。

          十八禁试看120秒做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