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nzv39"><form id="nzv39"><nobr id="nzv39"></nobr></form></form>
<form id="nzv39"><nobr id="nzv39"><nobr id="nzv39"></nobr></nobr></form>
<address id="nzv39"><listing id="nzv39"><meter id="nzv39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<form id="nzv39"><nobr id="nzv39"></nobr></form>

      <form id="nzv39"><listing id="nzv39"><meter id="nzv39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      <form id="nzv39"><nobr id="nzv39"></nobr></form>
        <address id="nzv39"><listing id="nzv39"><meter id="nzv39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穹廬蓋野:逐水草而居的游牧人家
          來源:《中國民族報》 葉雨辰 發布日期:2022-04-30瀏覽(10)人次 投稿收藏

          草原上的蒙古包

            中華民族大家庭里有一個崇尚大自然、敬畏長生天的草原民族——蒙古族。蒙古族自古被稱為“氈壁人群”,意指居住在蒙古包里的民族。蒙古包,古籍稱之為穹廬、穹閭、氈帳、氈包,也叫帳幕,清人西清在《黑龍江外紀》中,始將氈包稱為蒙古包。蒙古包形成、融合、發展經歷了漫長的過程,是包括蒙古族在內的北方游牧民族富于智慧的杰出創造。

            穹廬為室,彰顯適應自然的智慧

            大草原是游牧民族的天堂,是其生態文明的生動寫照。成吉思汗頒布的《大札撒》中規定:不得損壞土壤,嚴禁破壞草場。生態文化是游牧文化的核心,蒙古族傳統的生態環保意識與由此形成的環保習俗風尚,充滿了深邃的智慧。在此背景下,便于攜帶、對環境損害較少的蒙古包應運而生。

            據南宋《黑韃事略》記載:“穹廬有兩樣:燕京之制,用柳木為骨,正如南方罘思,可以卷舒,面前開門,上如傘骨,頂開一竅,謂之天窗,皆以氈為衣,馬上可載。草地之制,以柳木組定成硬圈,徑用氈撻定,不可卷舒,車上載行?!泵晒虐鼮闅帜窘Y構,輕便耐用,所用材料均可就地取材。作為一種古老的裝配式建筑,蒙古包骨架由統一參數的“哈那”(一種木制可伸縮折疊的圓形網架墻)、“陶腦”(木制圓形天窗)、“烏尼”(聯接天窗與墻的椽條)等標準構件組成。其平面呈圓形,直徑一般為4米左右,面積在12-16平方米,邊高1.4米左右,包中高2.2米左右。古代北方草原民族有朝日之俗,故蒙古包東南向而設,但這種習慣不僅源于一種信仰,更多的是為抵御嚴寒和風雪,彰顯了草原人民適應自然環境的智慧。

            從窩棚到氈包,各民族交流往來源遠流長、頻繁廣泛

            我們的先民用文字、圖像等記載了民族建筑的變遷史,對蒙古包的記錄亦不例外?!睹晒派鐣贫仁贰分刑峒懊晒虐难茏冘壽E依次為:狩獵者的窩棚——覆蓋皮毛的帳幕——有“頸”的帳幕——清代的蒙古包。

            早期以狩獵為生的游獵民族棲身于一種上尖下圓,用樹干支撐、以樺樹皮獸皮覆蓋的窩棚中,其形制與鄂倫春人和鄂溫克人的“斜仁柱”極為相似,在今內蒙古阿拉善右旗雅布賴山一帶巖畫中,就可看到這種較為原始的帳幕形式。

            春秋戰國時期,《史記·天官書》記載了北方游牧民族有居住“穹閭”的習慣,《史記·匈奴列傳》中也有“匈奴父子乃同穹廬而臥”的記載。又據《鹽鐵論·論功》篇中言匈奴穹廬“織柳為室,氈席為蓋”得知,其制作的材料為紅柳條和毛氈,這些至今仍有使用。魏晉南北朝時期,有使者描述拓跋鮮卑的氈帳“以繩相交絡,紐木枝棖,覆以青繒,形制平圓,下容百人坐,謂之‘繖’(傘),一云‘百子帳’也”;《魏志·烏丸鮮卑傳》注引稱鮮卑族“居無常處,以穹廬為宅,皆東向”,與今蒙古包的朝向一致;大同北魏墓2號墓出土的三件陶制氈帳模型,均有天窗、穹頂、圍壁、傘形支架和覆氈。唐朝氈帳建筑深受北朝文化影響,“唐人婚禮多用‘百子帳’……蓋其制本出塞外,特穹廬、拂廬之具體而微耳者。卷柳為圈,以相連鎖,可張可闔……”遼朝建立后,先民在城內搭設氈帳,其形象見于內蒙古赤峰克什克騰旗二八地1號遼墓出土的一幅石棺畫,外觀看起來與今天的蒙古包差異不大。

            古代北方少數民族貴族所用的大型宮帳又稱金帳,“深廣可容數千人”,容積大且裝飾豪華,有的金帳還建在巨型車輛上,整體以車載運。這種宮帳的造型類似于內蒙古雅布賴巖畫中的頸式氈帳,頂部開高天窗,外覆毛氈。蒙古族氈帳集北方民族之大成,氣勢之恢宏、工藝之精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。至今坐落于鄂爾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的成吉思汗陵,仍保存著這種宮帳風格。

            元代以后,蒙古族不斷將傳統的居住形式加以發展,清代出現了裝卸、遷徙更加便捷的聯結式陶腦的蒙古包。內蒙古博物館所藏的清畫《草原生活圖》中的蒙古包外形與其相似。呼和浩特市的席力圖召(延壽寺)始建于明代,清代擴建,以藏族喇嘛廟為原型,同時吸收了回族、漢族建筑的藝術手法,既厚重又華麗,大殿采用藏式結構,四壁用彩色的琉璃磚包鑲,殿頂銅鑄鎏金寶瓶、法輪、飛龍、祥鹿與朱門彩繪相互輝映,絢麗奪目,是我國古典建筑藝術的杰作。

            【作者單位:東南大學中華民族視覺形象研究基地。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“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”研究專項“中華民族共同體視覺形象聚類分析與圖譜建構”(項目號20VMZ008)研究成果?!?/span>

          (編輯:文靜

          [字號: ]


          網站聲明
          本網站是國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網站,所收集的資料主要來源于互聯網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也不具有任何商業目的。如果您發現網站上內容不符合事實或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。
          電話:010-82685629 電子郵箱:zgmzb@sina.com
          感謝您對我網的關注!

          最新新聞

          專題

          更多>>
          • 荷花綻泉城  民舞譜華章
          • 美麗家園
          • 感悟民族文學的獨特魅力和時代精神
          97久人人做人人妻人人玩精品

          <form id="nzv39"><form id="nzv39"><nobr id="nzv39"></nobr></form></form>
          <form id="nzv39"><nobr id="nzv39"><nobr id="nzv39"></nobr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nzv39"><listing id="nzv39"><meter id="nzv39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nzv39"><nobr id="nzv39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nzv39"><listing id="nzv39"><meter id="nzv39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nzv39"><nobr id="nzv39"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nzv39"><listing id="nzv39"><meter id="nzv39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