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p9vrn">

    <address id="p9vrn"></address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p9vrn"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p9vrn"></address>
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> 音樂 > 正文

          《我的音樂你聽嗎》:B站又一檔自制音樂綜藝

          2021-09-13 14:25:41 來源:北京日報

          沒有大張旗鼓造勢,繼《說唱新世代》后,B站又一檔自制音樂綜藝《我的音樂你聽嗎》于近日低調開播。

          論節目模式, 《我的音樂你聽嗎》并無太多創新。不過難得的是,他們選擇摒棄了海選環節五音不全的“奇葩”選手博出位,把舞臺留給36組精心挑選的音樂人及其原創作品。而論節目中涌現的新作,目前還尚未出現此前《中國好歌曲》中像《當你老了》 《野子》這樣引起全民關注的爆款,但所呈現出的Z世代創作爆發力還是讓人眼前一亮。比如,《我的音樂你聽嗎》在網絡上引起不小的反響,在知乎上也獲得8.4分的網友好評。究其原因,是過去兩三年間太多以勵志之名, “看臉” “看流量”的養成類唱跳選秀,讓觀眾渴望看到回歸內容創作本身的節目。而這也正是節目所致力的方向——“以原創歌曲為核心,回歸音樂純粹本質”。

          曾有一度,網絡關于音樂綜藝過度挖掘新人導致后勁不足的消極觀點甚囂塵上。節目中來勢兇猛的Z世代操持不同曲風、表達不同主題,給出漂亮還擊,為低迷依舊的樂壇帶來生猛與活力。在上海音樂學院教授陶辛看來,這是令人欣喜的,更是需要警醒的——平臺早就應該告別“草根趣味+資本快錢”邏輯下對于流行音樂優質內容的遮蔽與忽視,真正擔當起產業責任,為優質內容提供健康土壤。

          20來歲的年紀,再不萌芽可能就枯萎了

          扎著雙馬尾、一身休閑裝,作為節目開場的選手,楊默依沒有刻意裝扮,可一開口卻叫人驚艷,獲得音樂人許嵩“歌聲像珍珠劃過綢緞”的贊美。別看她只有24歲,已經是為歌手袁婭維供歌的成熟創作者。與她PK的陳童言狀態更是松弛,身著睡衣、脫下鞋子完成了一首《踮起腳尖夠月亮》。沉靜如水的旋律雖然不是“炸場型”作品,創作成熟度與演繹風格卻收獲行家的一致好評。原來,她是伯克利音樂學院的高材生。

          在這個舞臺,觀眾再度感受到華語音樂的多樣可能與豐富想象。手執琵琶卻一身潮酷打扮的錢潤玉,帶來一首沖撞感極強的歌曲《絲綢》。從中國音樂學院附中畢業的她,即將成為伯克利音樂學院的新生。夏小桐則創新性地把京劇戲腔唱進了民謠,帶來意外的化學反應。 “《絲綢》與其說是時下流行的國風,不如說是‘民族流行音樂’。而《下一場春日喜雨》中盡管能從歌手的行腔感受到京劇表演的功底,但也不同于以往的戲歌。”在陶辛看來,這兩個作品的難得之處就在于,雖然是帶著傳統文化標簽做跨界,但沒有選擇偷懶的慣常創作思路,而是努力突破,希望去呈現自己的風格。

          回望過去,千禧年的華語樂壇一度是唱作人的天下。他們寫出代表作之時,也不過是20歲左右的年紀。周杰倫發表震動樂壇的處女專輯《Jay》時年僅21歲。 《我的音樂你聽嗎》節目嘉賓戴佩妮也在22歲時發表新歌。而如今活躍在舞臺、持續創作的胡彥斌和鄧紫棋,更是在16歲就已經出道。在海外流行樂壇,連續多年獲得格萊美的泰勒·斯威夫特早在十三四歲就開始了巡演,17歲時首張專輯達到了5倍白金唱片銷量。

          “看起來他們是年輕的Z世代,但縱向對比,對于流行音樂這個行當來說,20歲左右正是靈感迸發的年紀。甚至可以說,他們再不出來就晚了,再不萌芽就枯萎了!”陶辛認為,面對這檔選手年齡聚焦在18到24歲Z世代的綜藝,不應該驕傲自滿,只是過去有相當一段時間,我們沒有把平臺留給這群有才華的年輕人。對于持續低迷的樂壇創作環境,有必要進行糾偏。

          別讓“草根趣味+資本快錢”邏輯淹沒好音樂

          “最害怕他們對于好玩、不好玩的東西,都沒有敏銳度。”錄制節目前,戴佩妮坦陳的疑慮代表著整個行業的不信任——“青黃不接”似乎已經成為華語樂壇持續很多年的現狀。在很多音樂創作人身上,看不到對生活的熱情,更不要說有熱情的作品??墒灼诠澞恳贿B幾首風格各異的原創好歌,讓戴佩妮也頗感驚喜,直言“耳朵醒了”。

          有話可說而不是無病呻吟,也是陶辛評價這些Z世代創作的感受。 “他們都有著強烈的表達欲,但這種表達并非是像過去節目所呈現出來的成名渴望與明星夢,而是借由自己的作品,發自真心地呈現他們這個年齡的所思所感,這是能夠成為藝術家的良好起點。”

          余梓桾、張子薇的一首《戲歌》,被網友譽為“沉浸式演唱”。有意思的不只是唱前點香觸發嗅覺通感所制造的“儀式感”,還有借由多種民族樂器與男女聲的纏繞流轉,也讓網友“腦補”出“文物與文物修復師前世今生的曠世絕戀”。而鄭闖的一首民謠,讓不少人直言看到早年“魔巖三杰”何勇的勁頭——“路人說我是脫韁的野馬,孩子說我是會飛的鳥兒,叔叔說我是倒掛的時鐘,媽媽說我是不會枯萎的花”,童年回憶被唱出了搖滾味。張三七《聽你的話》雖然寫的是自己作為單親家庭孩子的成長之痛,但用“你常想起我嗎,在照鏡子的時候”表達與父親復雜的情感羈絆,無疑觸動了很多聽者的心靈共鳴。

          曾經,互聯網的分眾化個性化屬性讓我們以為,再細小的聲音,只要美好動聽就能被屬于她的“受眾”聽見,經由“一人一票”的算法去贏得市場??稍谶@個過程中,我們忽略了其他娛樂產品對于流行音樂的影響與侵蝕。一方面,短視頻興起,讓草根趣味下的抖音神曲、更具有洗腦的“魔性”口水歌,遮蔽了專業主導的唱片工業產品。而另一方面,偶像經濟崛起下,音樂成為“打投”的附屬品,一張專輯可以用預售的方式,不斷延期交付放緩作品的推出節奏。而藝人唱跳優先的邏輯下,勁歌舞曲成為市場主流,深沉有思考的作品成為了“奢侈品”。面對于此,成熟的唱片工業也就寧愿躺在既有的天價版權“功勞簿”上,而不愿花心思力氣培育真正有創作實力的新人。

          《我的音樂你聽嗎》讓大家看到了良好的勢頭,但這還不夠。業界人士呼吁,應呵護好這些Z世代的創作靈感,令其真正有機會成長為未來華語流行樂壇的中流砥柱。而要做到這一點,不只需要一檔視覺呈現的綜藝,更加需要圍繞人才培養與原創生產營銷所做的一系列機制保障。莫讓他們的創作才華,成為神曲的炮制機器或是偶像經濟的附庸。

          十八禁试看120秒做受